当天夜晚,这城中暗流汹涌。

有人在疯狂的寻找东西,有人通过密室暗道,偷偷的把东西往外面送,还有人急的睡不着觉,担心的睡不着觉,害怕的睡不着觉。

但好在,那些暗卫好歹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所以倒也没留下什么破绽,更没留下什么线索,因此甄世嘉先前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

第二天还是一如既往。

当然,这个一如既往是要打折扣的,因为今天早上,江南府的府尹竟然下了一个清查黑户的命令。

最关键的是这次不论是下达命令还是派遣人员,都迅速非常。

可以说早上刚下达命令,半刻钟后就有部分军队以及府衙人员参与其中,进行面搜查,这种速度和效率显然是极其不正常的事情。

正常情况下,第二天能开始就已经算是速度快的,偶尔拖个十天半个月都不是什么特别奇怪的事。

甄世嘉一看就知道,这个江南府府尹恐怕已经投靠了太子,而这次说是清查黑户,更多的可能还是寻找昨天被他娘派人放走的盐工。

只是,他也不能阻止。

更不敢阻止。

不能阻止是因为他没这权力。

制服元气少女郊外旅行图片

不敢阻止是因为害怕暴露了自己,他现在出来阻止的话,那不是相当于直接自曝自己是知情者吗?

所以也只能焦急的硬憋着。

只能在内心祈祷,祈祷那些盐工运气能好些,不要被抓到杀了。

至于为什么能杀人?

那是因为黑户这种事,可大可小,往小的说,花点钱补办一个户籍就是了,往大了说,那是什么帽子都能往上扣的,杀了也没人管。

毕竟,黑户不算百姓。

有户籍的才是国家百姓。

乔木在前往府衙那边催促王推官彻查案子的时候,自然也发现了这一情况,不过这时候,她也没其他好办法,只能在这边静观其变。

顺带着跟王推官聊着。

打发打发时间。

很快就有查到黑户,黑户转身就跑,被当场斩杀的消息传过来。

这时,不但乔木眉眼微低,脱口而出一句阿弥陀佛,作孽,坐在她边上的王推官,以及其他文书通吏之类的官吏,也都眉头紧皱。

百思不得其解。

不知道这次怎么会这么严苛。

以前又不是没查过黑户,可是过去就算查到,那最多就是抓起来审查一番,发现没问题就让他们欠钱补办一份户籍,也能增加人口。

就算抓到通缉犯,那也是要先抓起来审判一番,死刑什么的都是需要上报大理寺进行二次审查的。

“这次是谁在带队?

又是谁允许杀的人?

这岂不是置国家律法与不顾?

老夫人,您家大儿媳妇的案子我们会尽快查的,不过如今这衙役杀黑户实在是太过分了,我得过去看看情况,先行告辞,还望恕罪。”

王推官还算负责,而且黑户虽然没有户籍,但本质上还是皇朝百姓,又不是野人蛮夷,哪能这么任人屠杀,就是野人蛮夷还有人讲仁道,要求施以教化,多加宽恕呢。

所以,当即就告辞要去看看情况,顺带着阻拦一二,乔木自然不会拒绝,她不敢,也没有理由去阻止,但总不能还妨碍别人阻止吧。

所以当即道:“自是无妨。

我家那案子恐怕难破的很,你还是先去忙你的吧,这次江南府尹查黑户的动静实在太奇怪了,过去最多也就是派衙役到处看看,这次竟然连江南的驻军都派了出来!

也不知到底想干什么?”

乔木在他临走前,特地又多说了两句,加深他内心的疑惑。

“说的也是!

老夫人,我就先告辞了。”

王推官有点若有所思,但这时候也没想太多,而是迅速离开,准备去府衙,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推官是这么个性子,江南府这边自然也少不了与他同样性子的官员,整个官府体系内,不可能所有人都装聋作哑,也不可能所有人都只听府尹的话,不敢丝毫反驳。

因此,当有军队杀了好几个黑户的消息传出来之后,当即就有不少正直的官员汇集到了府衙那边质问情况,同时还有些百姓凑热闹。

当然,除了这些人,还有不少江南士子也都围了过来等消息。

看看府衙能给什么解释?

然后,他们显然低估了有些人的脸皮厚度,即使有这么多人围堵在府衙门口询问究竟,要个说法。

府衙里的负责人依旧还用抗法不尊之类的鬼话糊弄,惹得大家很是不满,但也不太好直接抗议。

因为黑户如果抗法不尊,理论上来讲的话,杀掉是不算犯法的。

可是大家也清楚,正常黑户就算被抓到,最多也就是受伤皮肉之苦,绝对不至于有性命之危,所以根本没必要冒着死亡的危险抗法。

这当中显然有问题。

乔木一直都有关注这事,所以当知道这情况之后,赶紧就派出几个暗卫,将那几个死亡盐工的身份查了出来,开始在人群当中传播。

就是譬如死的某某我认识,那不是某村的村民吗?已经失踪四年了,怎么突然就被当成黑户杀了?

或者说,某某不是我大爷三孙子的二姑爷小舅子嘛,前两年失踪了,家人一直都没找到,怎么一出现就被府衙的人当成黑户给杀了。

消息很快越传越广。

等到靠在最前面的士子,以及过来询问情况的官员了解到这一信息的时候,已经有邻里家边的人通知了受害者的亲人,让他们过来。

让他们带着户籍过来。

最后,在前面质疑情况的那些官员和士子,十分愕然的发现死掉的那几个黑户都有户籍,都是前几年失踪的人,人虽然失踪了,但是并没有销户,所以还是有户籍的。

这事情可就大发了。

不仅仅百姓哗然,士子哗然。

官员也是同样哗然。

杀黑户和杀有户籍,却被当做黑户的人区别可大的很,前者硬算起来是无罪的,后者最少也是个误杀之罪,流放三千里,甚至砍头。

当然,除此之外,但凡脑子没问题的人,也都能想到这件事绝对有问题,很有可能是杀人灭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