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最快更新抗战之烽火漫天最新章节!

只见张天海眉头一挑,说道:“啥子表情,炮弹没了就没了嘛,这有啥?瞧那窝囊样儿,没有炮弹了,回头就找战区长官给呗,战区长官不给,就问小鬼子要呗。”

“啊?还能问小鬼子要?”很显然,赵承歌的脑子有些转不过弯儿来。

“对,不给就揍到他们给!”张天海十分霸气地说道,嗯,用某些的话来说,那就王八之气一发……

咳咳咳……说歪了,时间回到正题。

“是!团座!”赵承歌是真的被团长的这股子气势给折服了,毕竟好像听他们说团长还没有遭遇真正意义上的败绩。

嗯,还是那句话,吹牛逼也是要讲究实力的。

……

镜头重新转回被轰炸了一遍的日军驻地。

八十枚炮弹在两分钟之内倾洒在头上,这可是让一向养尊处优、从未挨过如此炮火轰炸的第五师团所部的日军吃尽苦头了。

就连主要指挥官片野定见与佐藤政喜的脸上也是黑一块白一块的硝烟痕迹,看上去好不狼狈。

“片野君,我受够了。这群该死的支那人不讲规矩啊!”佐藤政喜满脸恼怒地说道。

清纯芭蕾舞少女演绎天鹅湖户外唯美动人写真

“那依佐藤君的意思是?”同样是十分愤怒的片野定见问道,只是相对于已经情绪将近失控的佐藤政喜,他可是冷静多了。

“带兵直接攻破汤头镇!”佐藤政喜恶狠狠地说道,“片野君,也不要以为我现在已经是被愤怒冲昏头脑了,片野君听着,如果我们连遭受了如此大的委屈再不还击,我们这支部队就完了!”

说到最后,佐藤政喜直接双手扶着片野定见的肩膀。

片野定见也不是那等一点儿远见也没有的人,他也知道佐藤政喜说的也是大实话,于是他最终是点了点头:“既然如此,佐藤君,就按的想法来执行吧!”

“哟西,早该如此了。”佐藤政喜点了点头,然后拔出了武士刀,大吼道:“体都有立马集合!!!”

随着佐藤政喜的这一声吼叫,尖锐的哨声立马从日军驻扎营地中响起,零散的日军队伍立马开始集结了起来,行动十分迅速!

不一会儿日军的队伍就集中完毕了,要是张天海在这里看见这一幕的话,定然会不自禁地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日军不愧为这个时代的东亚最强军啊……哪怕是我直一团装具精良,但总体的军事素养上还是不及日军哪……”

也随着佐藤政喜的这一声命令,血战汤头的序幕也正式拉开了,两千七百多日军在坦克以及大炮的加强之下,快速地向汤头镇进发了。

已经是凌晨的四点钟了,但天还没亮,无数日军就开始以散兵线的行进方式向汤头镇发动了进攻,同时还有隆隆炮声。

“嘭!”

“嘭!”

“嘭!”

……

日军硕果仅存的十余门火炮在怒吼着,一发发带着尖啸声的炮弹在漆黑的夜空之中划过一道道美丽的光亮弧线,然后狠狠地炸在了直一团一营的前锋阵地上,火力可不是一般地凶猛。

这一次,恼羞成怒的日军已经是发动最后猛攻了,显然他们已经没有耐心了,而且形势已经不允许他们慢慢来了!

只想给日军来一个“惊喜”的张天海是万万没想到,这一把是真的把日军惹毛了。

轰隆隆的炮声从直一团一营的阵地方向传来,听着这炮声密集程度,张天海的脸色已然是骤变:以这等炮火密集程度,根本就不可能是报复性炮火该拥有的火力,这他娘的是总攻才有的阵势!

“老张,听着这炮火密度,根本就不是报复性火力啊……是否让三营率部从侧面发起偷袭,以减轻正面之一营的压力!实在不行,骑兵营也可以的!”郭其亮直接走到张天海旁边说道。

“不行,还得等一等,以一营的火力能挺住日军的进攻的。现在让何继业的宪兵连进汤头镇随时准备支援战斗!”张天海此时的脑袋可是十分清醒的,既然日军已经亮剑了,他唯有接招!

“为什么不动用二营或者是特务连进城?这宪兵连的战斗力恐怕不是太强啊……”郭其亮表示担忧。

“现在是没有办法了,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城外的作战部队,必须要保持三个营以上的预备兵力!待到日军呈现疲态之时,这三个营可是决定胜负的关键了。”张天海沉声说道。

“不是吧?是想以咱们直一团一个加强团的兵力和日军的残余部队硬刚?这一仗打下来,恐怕咱们辛苦积攒的老家底儿怕是要打光了。”郭其亮几乎是不敢相信张天海能作出这等决定。

张天海缓缓抬起头来,说道:“老郭,咱们这次是捅大篓子了,炮轰日军阵地却没有跟徐长官他们汇报情况,导致引起日军提前发起大决战。再加上咱们违抗长官命令,奇袭汤头镇,虽然是立了功,但同样是没有向徐长官报备。要是这一仗不打得卖力一些,别说立功了,恐怕咱俩都是自身难保啊……”

“老张,我明白的意思了。”郭其亮点了点头,然后问了一句:“当时既已决定率部奇袭汤头镇,为何不提前向徐长官他们报备?报备一声,可就是大功一件了。”

“还是那句话,战机稍纵即逝,万一徐长官不批准,咱们再发动奇袭,那可就是枪毙大罪了。咱们未经请示擅自出击,立了功他们也不好拿我怎么样。”张天海的头脑可是十分冷静的,他并不是那种做事不计后果的莽人,相反做事之前就已经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

“看来老张做事,果真是狡猾啊。一个小小的团长都如此张狂了,要是当了旅长、师长,那还了得?”郭其亮笑骂了一句。

就在张天海与郭其亮在聊着下一步的作战计划时,徐勋已经找到了何继业,告知了他团长要他率部进城接受周副团长指挥的事情。

对于要上战场这件事,何继业那是相当没有抵触啊,毕竟直一团的绝大部分官兵都是从战场上下来的,就连宪兵连的这一百多号人也不例外。

既然是军人,那就肩负着守土卫国之责任,宪兵连存在的意义就是督战与维持纪律,因为抓过许多不守规矩的兵油子,所以他们也被其他兵员骂作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

没错,就是被骂作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大体的意思就是“们又不用上战场,整天就搞自己人,还说什么搞纪律,打仗拼老命的时候怎么不见们上?”

所以宪兵连上下可是都憋着一口气呢——要不是团座已经明确告知过他们,维持战场纪律就是他们最根本的职责,不许越权的话,他们早就要请缨上战场了。

现在可倒好,团座是真的给了宪兵连一个绝好的机会,所以宪兵连上下的官兵们都要向团的战友们证明:最优秀的兵,才能成为宪兵,不是打自己人凶,而是打敌人凶!

所以当何继业跟宪兵连上下宣布了这一个消息的时候,宪兵连的上下都沸腾了,他们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背上了自己的日械装备就开始上战场了。

对,就是日械装备,直一团上下也唯有宪兵连是装备日械装备的,每班一挺轻机枪的这个火力配置倒是没改变——只是连部配属了两挺日造重机枪,作为加强火力。

至于为什么只有宪兵连是装备日械的,这点原因很简单——张天海是真的瞧不上三八大盖的杀伤力,要不是因为射击精准度高,他也不会用三八大盖作为狙击枪使用的,就三八大盖的射击威力,要是放在直一团战斗连队上面,那不是害人么?

……

在直一团已经做好与日军决一死战之时,驻扎在汤头镇北面的第五十九军第三十八师所部已经完成体集结了,接下来他们要做的只有配合友军一起对进攻汤头镇的日军进行合围了。

骑在骏马之上,第三十八师师长黄维纲两眼微眯,看向了炮火连天的汤头镇方向。

“师长,以这炮火密度,要是搁咱们师在上面,恐怕得够呛吧?”参谋长时树猷笑着问师长黄维纲道,毕竟在马上就要打胜仗了,他的心情自然是不错的。

“小日本这是要拼命了,别说是咱们了,换上任何一支部队在那上面守着都得够呛。要是让咱们师派一个主力团进行守卫的话,我看未必守得住。”黄维纲实话实说,并没有刻意吹捧自己部队的战斗力。

再说了,这在场的可都是自己人,第三十八师实际上的战力究竟如何,谁不清楚呢?扯那犊子,根本就没意思。

“看来,这张天海直一团的中央军,怕是要遭殃了。一晚上挨了日军两次这么凶猛的炮击,确实不容乐观!”时树猷摇摇头苦笑道。

……

PS:第二更送上,一样,更新晚了,大家理解理解。

感谢起点书友逆蝶握亚的3000点币打赏!!!

感谢起点书友刨地的农民、风雨方的月票各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