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顶层,皇家套房。

奢华精致的落地窗大开着,忽然微凉的夜风拂吹,深金色欧式刺绣的窗帘一阵翻飞

天花板上烛台式的水晶灯没有点燃,只亮着周围一圈的圆筒灯,微暗的深橘色灯光将整个套房渲染得更加精致,颇具西西里岛特有的一种浪漫情调。

大理石的茶几上,倒了半杯的拉菲红酒还醒着,一束灯光斜斜的落下来,恰好在圆弧形的高脚杯杯壁上反射。

倏地,一覆暗影掠过。

……

浴室里。

玄之凰已经洗完澡了,“咔哒—”

浴室门打开了。

她光着脚,身上随意的裹着一件白色浴袍,里面穿着冰丝睡裙,浴袍在腰间略微松垮的系了个结。

一头如瀑般柔顺的长直发肆意的散落在后肩上,只吹了七八分干,乌黑光泽的色泽将她白皙的肌肤映衬得更加惊艳,像极了天山之巅未曾有一丝污浊的雪莲。

双瞳剪水小妹纯真模样清丽迷人

大概这才是传说中真正的美、人出、浴。

唇红齿白,璃眸妖潋,不过只是站在那里,仿佛全世界所有的华丽光景都一瞬黯然失色。

……

玄之凰漫不经心的拨了拨额前撩落的一缕长发,灵动垂眸间,眸底一抹凌厉嗜血的邪光掠过。

“这是来送死了?”玄之凰妖娆一笑,再抬眸,直直的看向不远处的客厅沙发。

北欧风的坐垫里。

男人依然是之前在娱乐城时候的一身装扮,黑色夹克外套配着休闲长裤,一身慵懒随性的靠坐在那里,两条修长的双腿交叠,一只手搭在膝盖上。

他抿着唇,脸上戴着的银色面具被深橘色的灯光染上了一丝暖意,敛着眼睑好像是在假寐。

闻言之际,他已经睁开了眼,一双仿佛笼聚了这夜色所有黑暗的深眸更是随意的看了过来。

直直的迎上她并不友好的眼神。

……

玄之凰已经抬脚走过来了,光着脚踩在黑白色的地毯上,就像是一只不羁的猫女王,跳跃旋转在最华丽的钢琴琴键上。

说不出的蛊惑,性/感。

“夜长公子,嗯?”玄之凰又妩媚一笑,明明笑得明艳无双,却偏偏从挑起的眉梢间蔓延出一片让人心寒胆颤的凉意来,甚至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没错儿,眼前的这位银阁阁主,就是不久之前她才刚刚打过交道的男人。

夜黎。

这个世界当真是有各种各样的刺激好玩的事情啊!

玄之凰侧靠在客厅吧台旁,又懒散的眯了眯眼,一瞬,整个周遭的空气都骤然冷却了些。

……

他冷峻的剑眉微挑了一下,不知怎么的就笑了。

不是似笑非笑的那种,而是真的很明显的在笑,锈红色的薄唇都扬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流露出来一股很愉悦的……温柔。

他又一抬手,覆上脸颊,直接取下了戴着的银色面具,放在了一遍。

完美立体的五官明晃晃的露出来,一头墨色偏灰的碎发在灯影里泛着银色的光泽。

“什么时候发现是我的?”夜黎反问道,之前华丽的男中音又恢复成充满磁性的低音。 【 .】,精彩免费!

顶层,皇家套房。

奢华精致的落地窗大开着,忽然微凉的夜风拂吹,深金色欧式刺绣的窗帘一阵翻飞

天花板上烛台式的水晶灯没有点燃,只亮着周围一圈的圆筒灯,微暗的深橘色灯光将整个套房渲染得更加精致,颇具西西里岛特有的一种浪漫情调。

大理石的茶几上,倒了半杯的拉菲红酒还醒着,一束灯光斜斜的落下来,恰好在圆弧形的高脚杯杯壁上反射。

倏地,一覆暗影掠过。

……

浴室里。

玄之凰已经洗完澡了,“咔哒—”

浴室门打开了。

她光着脚,身上随意的裹着一件白色浴袍,里面穿着冰丝睡裙,浴袍在腰间略微松垮的系了个结。

一头如瀑般柔顺的长直发肆意的散落在后肩上,只吹了七八分干,乌黑光泽的色泽将她白皙的肌肤映衬得更加惊艳,像极了天山之巅未曾有一丝污浊的雪莲。

大概这才是传说中真正的美、人出、浴。

唇红齿白,璃眸妖潋,不过只是站在那里,仿佛全世界所有的华丽光景都一瞬黯然失色。

……

玄之凰漫不经心的拨了拨额前撩落的一缕长发,灵动垂眸间,眸底一抹凌厉嗜血的邪光掠过。

“这是来送死了?”玄之凰妖娆一笑,再抬眸,直直的看向不远处的客厅沙发。

北欧风的坐垫里。

男人依然是之前在娱乐城时候的一身装扮,黑色夹克外套配着休闲长裤,一身慵懒随性的靠坐在那里,两条修长的双腿交叠,一只手搭在膝盖上。

他抿着唇,脸上戴着的银色面具被深橘色的灯光染上了一丝暖意,敛着眼睑好像是在假寐。

闻言之际,他已经睁开了眼,一双仿佛笼聚了这夜色所有黑暗的深眸更是随意的看了过来。

直直的迎上她并不友好的眼神。

……

玄之凰已经抬脚走过来了,光着脚踩在黑白色的地毯上,就像是一只不羁的猫女王,跳跃旋转在最华丽的钢琴琴键上。

说不出的蛊惑,性/感。

“夜长公子,嗯?”玄之凰又妩媚一笑,明明笑得明艳无双,却偏偏从挑起的眉梢间蔓延出一片让人心寒胆颤的凉意来,甚至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没错儿,眼前的这位银阁阁主,就是不久之前她才刚刚打过交道的男人。

夜黎。

这个世界当真是有各种各样的刺激好玩的事情啊!

玄之凰侧靠在客厅吧台旁,又懒散的眯了眯眼,一瞬,整个周遭的空气都骤然冷却了些。

……

他冷峻的剑眉微挑了一下,不知怎么的就笑了。

不是似笑非笑的那种,而是真的很明显的在笑,锈红色的薄唇都扬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流露出来一股很愉悦的……温柔。

他又一抬手,覆上脸颊,直接取下了戴着的银色面具,放在了一遍。

完美立体的五官明晃晃的露出来,一头墨色偏灰的碎发在灯影里泛着银色的光泽。

“什么时候发现是我的?”夜黎反问道,之前华丽的男中音又恢复成充满磁性的低音。

【 .】,精彩免费!

顶层,皇家套房。

奢华精致的落地窗大开着,忽然微凉的夜风拂吹,深金色欧式刺绣的窗帘一阵翻飞

天花板上烛台式的水晶灯没有点燃,只亮着周围一圈的圆筒灯,微暗的深橘色灯光将整个套房渲染得更加精致,颇具西西里岛特有的一种浪漫情调。

大理石的茶几上,倒了半杯的拉菲红酒还醒着,一束灯光斜斜的落下来,恰好在圆弧形的高脚杯杯壁上反射。

倏地,一覆暗影掠过。

……

浴室里。

玄之凰已经洗完澡了,“咔哒—”

浴室门打开了。

她光着脚,身上随意的裹着一件白色浴袍,里面穿着冰丝睡裙,浴袍在腰间略微松垮的系了个结。

一头如瀑般柔顺的长直发肆意的散落在后肩上,只吹了七八分干,乌黑光泽的色泽将她白皙的肌肤映衬得更加惊艳,像极了天山之巅未曾有一丝污浊的雪莲。

大概这才是传说中真正的美、人出、浴。

唇红齿白,璃眸妖潋,不过只是站在那里,仿佛全世界所有的华丽光景都一瞬黯然失色。

……

玄之凰漫不经心的拨了拨额前撩落的一缕长发,灵动垂眸间,眸底一抹凌厉嗜血的邪光掠过。

“这是来送死了?”玄之凰妖娆一笑,再抬眸,直直的看向不远处的客厅沙发。

北欧风的坐垫里。

男人依然是之前在娱乐城时候的一身装扮,黑色夹克外套配着休闲长裤,一身慵懒随性的靠坐在那里,两条修长的双腿交叠,一只手搭在膝盖上。

他抿着唇,脸上戴着的银色面具被深橘色的灯光染上了一丝暖意,敛着眼睑好像是在假寐。

闻言之际,他已经睁开了眼,一双仿佛笼聚了这夜色所有黑暗的深眸更是随意的看了过来。

直直的迎上她并不友好的眼神。

……

玄之凰已经抬脚走过来了,光着脚踩在黑白色的地毯上,就像是一只不羁的猫女王,跳跃旋转在最华丽的钢琴琴键上。

说不出的蛊惑,性/感。

“夜长公子,嗯?”玄之凰又妩媚一笑,明明笑得明艳无双,却偏偏从挑起的眉梢间蔓延出一片让人心寒胆颤的凉意来,甚至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没错儿,眼前的这位银阁阁主,就是不久之前她才刚刚打过交道的男人。

夜黎。

这个世界当真是有各种各样的刺激好玩的事情啊!

玄之凰侧靠在客厅吧台旁,又懒散的眯了眯眼,一瞬,整个周遭的空气都骤然冷却了些。

……

他冷峻的剑眉微挑了一下,不知怎么的就笑了。

不是似笑非笑的那种,而是真的很明显的在笑,锈红色的薄唇都扬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流露出来一股很愉悦的……温柔。

他又一抬手,覆上脸颊,直接取下了戴着的银色面具,放在了一遍。

完美立体的五官明晃晃的露出来,一头墨色偏灰的碎发在灯影里泛着银色的光泽。

“什么时候发现是我的?”夜黎反问道,之前华丽的男中音又恢复成充满磁性的低音。

【 .】,精彩免费!

顶层,皇家套房。

奢华精致的落地窗大开着,忽然微凉的夜风拂吹,深金色欧式刺绣的窗帘一阵翻飞

天花板上烛台式的水晶灯没有点燃,只亮着周围一圈的圆筒灯,微暗的深橘色灯光将整个套房渲染得更加精致,颇具西西里岛特有的一种浪漫情调。

大理石的茶几上,倒了半杯的拉菲红酒还醒着,一束灯光斜斜的落下来,恰好在圆弧形的高脚杯杯壁上反射。

倏地,一覆暗影掠过。

……

浴室里。

玄之凰已经洗完澡了,“咔哒—”

浴室门打开了。

她光着脚,身上随意的裹着一件白色浴袍,里面穿着冰丝睡裙,浴袍在腰间略微松垮的系了个结。

一头如瀑般柔顺的长直发肆意的散落在后肩上,只吹了七八分干,乌黑光泽的色泽将她白皙的肌肤映衬得更加惊艳,像极了天山之巅未曾有一丝污浊的雪莲。

大概这才是传说中真正的美、人出、浴。

唇红齿白,璃眸妖潋,不过只是站在那里,仿佛全世界所有的华丽光景都一瞬黯然失色。

……

玄之凰漫不经心的拨了拨额前撩落的一缕长发,灵动垂眸间,眸底一抹凌厉嗜血的邪光掠过。

“这是来送死了?”玄之凰妖娆一笑,再抬眸,直直的看向不远处的客厅沙发。

北欧风的坐垫里。

男人依然是之前在娱乐城时候的一身装扮,黑色夹克外套配着休闲长裤,一身慵懒随性的靠坐在那里,两条修长的双腿交叠,一只手搭在膝盖上。

他抿着唇,脸上戴着的银色面具被深橘色的灯光染上了一丝暖意,敛着眼睑好像是在假寐。

闻言之际,他已经睁开了眼,一双仿佛笼聚了这夜色所有黑暗的深眸更是随意的看了过来。

直直的迎上她并不友好的眼神。

……

玄之凰已经抬脚走过来了,光着脚踩在黑白色的地毯上,就像是一只不羁的猫女王,跳跃旋转在最华丽的钢琴琴键上。

说不出的蛊惑,性/感。

“夜长公子,嗯?”玄之凰又妩媚一笑,明明笑得明艳无双,却偏偏从挑起的眉梢间蔓延出一片让人心寒胆颤的凉意来,甚至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没错儿,眼前的这位银阁阁主,就是不久之前她才刚刚打过交道的男人。

夜黎。

这个世界当真是有各种各样的刺激好玩的事情啊!

玄之凰侧靠在客厅吧台旁,又懒散的眯了眯眼,一瞬,整个周遭的空气都骤然冷却了些。

……

他冷峻的剑眉微挑了一下,不知怎么的就笑了。

不是似笑非笑的那种,而是真的很明显的在笑,锈红色的薄唇都扬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流露出来一股很愉悦的……温柔。

他又一抬手,覆上脸颊,直接取下了戴着的银色面具,放在了一遍。

完美立体的五官明晃晃的露出来,一头墨色偏灰的碎发在灯影里泛着银色的光泽。

“什么时候发现是我的?”夜黎反问道,之前华丽的男中音又恢复成充满磁性的低音。

【 .】,精彩免费!

顶层,皇家套房。

奢华精致的落地窗大开着,忽然微凉的夜风拂吹,深金色欧式刺绣的窗帘一阵翻飞

天花板上烛台式的水晶灯没有点燃,只亮着周围一圈的圆筒灯,微暗的深橘色灯光将整个套房渲染得更加精致,颇具西西里岛特有的一种浪漫情调。

大理石的茶几上,倒了半杯的拉菲红酒还醒着,一束灯光斜斜的落下来,恰好在圆弧形的高脚杯杯壁上反射。

倏地,一覆暗影掠过。

……

浴室里。

玄之凰已经洗完澡了,“咔哒—”

浴室门打开了。

她光着脚,身上随意的裹着一件白色浴袍,里面穿着冰丝睡裙,浴袍在腰间略微松垮的系了个结。

一头如瀑般柔顺的长直发肆意的散落在后肩上,只吹了七八分干,乌黑光泽的色泽将她白皙的肌肤映衬得更加惊艳,像极了天山之巅未曾有一丝污浊的雪莲。

大概这才是传说中真正的美、人出、浴。

唇红齿白,璃眸妖潋,不过只是站在那里,仿佛全世界所有的华丽光景都一瞬黯然失色。

……

玄之凰漫不经心的拨了拨额前撩落的一缕长发,灵动垂眸间,眸底一抹凌厉嗜血的邪光掠过。

“这是来送死了?”玄之凰妖娆一笑,再抬眸,直直的看向不远处的客厅沙发。

北欧风的坐垫里。

男人依然是之前在娱乐城时候的一身装扮,黑色夹克外套配着休闲长裤,一身慵懒随性的靠坐在那里,两条修长的双腿交叠,一只手搭在膝盖上。

他抿着唇,脸上戴着的银色面具被深橘色的灯光染上了一丝暖意,敛着眼睑好像是在假寐。

闻言之际,他已经睁开了眼,一双仿佛笼聚了这夜色所有黑暗的深眸更是随意的看了过来。

直直的迎上她并不友好的眼神。

……

玄之凰已经抬脚走过来了,光着脚踩在黑白色的地毯上,就像是一只不羁的猫女王,跳跃旋转在最华丽的钢琴琴键上。

说不出的蛊惑,性/感。

“夜长公子,嗯?”玄之凰又妩媚一笑,明明笑得明艳无双,却偏偏从挑起的眉梢间蔓延出一片让人心寒胆颤的凉意来,甚至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没错儿,眼前的这位银阁阁主,就是不久之前她才刚刚打过交道的男人。

夜黎。

这个世界当真是有各种各样的刺激好玩的事情啊!

玄之凰侧靠在客厅吧台旁,又懒散的眯了眯眼,一瞬,整个周遭的空气都骤然冷却了些。

……

他冷峻的剑眉微挑了一下,不知怎么的就笑了。

不是似笑非笑的那种,而是真的很明显的在笑,锈红色的薄唇都扬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流露出来一股很愉悦的……温柔。

他又一抬手,覆上脸颊,直接取下了戴着的银色面具,放在了一遍。

完美立体的五官明晃晃的露出来,一头墨色偏灰的碎发在灯影里泛着银色的光泽。

“什么时候发现是我的?”夜黎反问道,之前华丽的男中音又恢复成充满磁性的低音。

【 .】,精彩免费!

顶层,皇家套房。

奢华精致的落地窗大开着,忽然微凉的夜风拂吹,深金色欧式刺绣的窗帘一阵翻飞

天花板上烛台式的水晶灯没有点燃,只亮着周围一圈的圆筒灯,微暗的深橘色灯光将整个套房渲染得更加精致,颇具西西里岛特有的一种浪漫情调。

大理石的茶几上,倒了半杯的拉菲红酒还醒着,一束灯光斜斜的落下来,恰好在圆弧形的高脚杯杯壁上反射。

倏地,一覆暗影掠过。

……

浴室里。

玄之凰已经洗完澡了,“咔哒—”

浴室门打开了。

她光着脚,身上随意的裹着一件白色浴袍,里面穿着冰丝睡裙,浴袍在腰间略微松垮的系了个结。

一头如瀑般柔顺的长直发肆意的散落在后肩上,只吹了七八分干,乌黑光泽的色泽将她白皙的肌肤映衬得更加惊艳,像极了天山之巅未曾有一丝污浊的雪莲。

大概这才是传说中真正的美、人出、浴。

唇红齿白,璃眸妖潋,不过只是站在那里,仿佛全世界所有的华丽光景都一瞬黯然失色。

……

玄之凰漫不经心的拨了拨额前撩落的一缕长发,灵动垂眸间,眸底一抹凌厉嗜血的邪光掠过。

“这是来送死了?”玄之凰妖娆一笑,再抬眸,直直的看向不远处的客厅沙发。

北欧风的坐垫里。

男人依然是之前在娱乐城时候的一身装扮,黑色夹克外套配着休闲长裤,一身慵懒随性的靠坐在那里,两条修长的双腿交叠,一只手搭在膝盖上。

他抿着唇,脸上戴着的银色面具被深橘色的灯光染上了一丝暖意,敛着眼睑好像是在假寐。

闻言之际,他已经睁开了眼,一双仿佛笼聚了这夜色所有黑暗的深眸更是随意的看了过来。

直直的迎上她并不友好的眼神。

……

玄之凰已经抬脚走过来了,光着脚踩在黑白色的地毯上,就像是一只不羁的猫女王,跳跃旋转在最华丽的钢琴琴键上。

说不出的蛊惑,性/感。

“夜长公子,嗯?”玄之凰又妩媚一笑,明明笑得明艳无双,却偏偏从挑起的眉梢间蔓延出一片让人心寒胆颤的凉意来,甚至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没错儿,眼前的这位银阁阁主,就是不久之前她才刚刚打过交道的男人。

夜黎。

这个世界当真是有各种各样的刺激好玩的事情啊!

玄之凰侧靠在客厅吧台旁,又懒散的眯了眯眼,一瞬,整个周遭的空气都骤然冷却了些。

……

他冷峻的剑眉微挑了一下,不知怎么的就笑了。

不是似笑非笑的那种,而是真的很明显的在笑,锈红色的薄唇都扬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流露出来一股很愉悦的……温柔。

他又一抬手,覆上脸颊,直接取下了戴着的银色面具,放在了一遍。

完美立体的五官明晃晃的露出来,一头墨色偏灰的碎发在灯影里泛着银色的光泽。

“什么时候发现是我的?”夜黎反问道,之前华丽的男中音又恢复成充满磁性的低音。

【 .】,精彩免费!

顶层,皇家套房。

奢华精致的落地窗大开着,忽然微凉的夜风拂吹,深金色欧式刺绣的窗帘一阵翻飞

天花板上烛台式的水晶灯没有点燃,只亮着周围一圈的圆筒灯,微暗的深橘色灯光将整个套房渲染得更加精致,颇具西西里岛特有的一种浪漫情调。

大理石的茶几上,倒了半杯的拉菲红酒还醒着,一束灯光斜斜的落下来,恰好在圆弧形的高脚杯杯壁上反射。

倏地,一覆暗影掠过。

……

浴室里。

玄之凰已经洗完澡了,“咔哒—”

浴室门打开了。

她光着脚,身上随意的裹着一件白色浴袍,里面穿着冰丝睡裙,浴袍在腰间略微松垮的系了个结。

一头如瀑般柔顺的长直发肆意的散落在后肩上,只吹了七八分干,乌黑光泽的色泽将她白皙的肌肤映衬得更加惊艳,像极了天山之巅未曾有一丝污浊的雪莲。

大概这才是传说中真正的美、人出、浴。

唇红齿白,璃眸妖潋,不过只是站在那里,仿佛全世界所有的华丽光景都一瞬黯然失色。

……

玄之凰漫不经心的拨了拨额前撩落的一缕长发,灵动垂眸间,眸底一抹凌厉嗜血的邪光掠过。

“这是来送死了?”玄之凰妖娆一笑,再抬眸,直直的看向不远处的客厅沙发。

北欧风的坐垫里。

男人依然是之前在娱乐城时候的一身装扮,黑色夹克外套配着休闲长裤,一身慵懒随性的靠坐在那里,两条修长的双腿交叠,一只手搭在膝盖上。

他抿着唇,脸上戴着的银色面具被深橘色的灯光染上了一丝暖意,敛着眼睑好像是在假寐。

闻言之际,他已经睁开了眼,一双仿佛笼聚了这夜色所有黑暗的深眸更是随意的看了过来。

直直的迎上她并不友好的眼神。

……

玄之凰已经抬脚走过来了,光着脚踩在黑白色的地毯上,就像是一只不羁的猫女王,跳跃旋转在最华丽的钢琴琴键上。

说不出的蛊惑,性/感。

“夜长公子,嗯?”玄之凰又妩媚一笑,明明笑得明艳无双,却偏偏从挑起的眉梢间蔓延出一片让人心寒胆颤的凉意来,甚至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没错儿,眼前的这位银阁阁主,就是不久之前她才刚刚打过交道的男人。

夜黎。

这个世界当真是有各种各样的刺激好玩的事情啊!

玄之凰侧靠在客厅吧台旁,又懒散的眯了眯眼,一瞬,整个周遭的空气都骤然冷却了些。

……

他冷峻的剑眉微挑了一下,不知怎么的就笑了。

不是似笑非笑的那种,而是真的很明显的在笑,锈红色的薄唇都扬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流露出来一股很愉悦的……温柔。

他又一抬手,覆上脸颊,直接取下了戴着的银色面具,放在了一遍。

完美立体的五官明晃晃的露出来,一头墨色偏灰的碎发在灯影里泛着银色的光泽。

“什么时候发现是我的?”夜黎反问道,之前华丽的男中音又恢复成充满磁性的低音。

【 .】,精彩免费!

顶层,皇家套房。

奢华精致的落地窗大开着,忽然微凉的夜风拂吹,深金色欧式刺绣的窗帘一阵翻飞

天花板上烛台式的水晶灯没有点燃,只亮着周围一圈的圆筒灯,微暗的深橘色灯光将整个套房渲染得更加精致,颇具西西里岛特有的一种浪漫情调。

大理石的茶几上,倒了半杯的拉菲红酒还醒着,一束灯光斜斜的落下来,恰好在圆弧形的高脚杯杯壁上反射。

倏地,一覆暗影掠过。

……

浴室里。

玄之凰已经洗完澡了,“咔哒—”

浴室门打开了。

她光着脚,身上随意的裹着一件白色浴袍,里面穿着冰丝睡裙,浴袍在腰间略微松垮的系了个结。

一头如瀑般柔顺的长直发肆意的散落在后肩上,只吹了七八分干,乌黑光泽的色泽将她白皙的肌肤映衬得更加惊艳,像极了天山之巅未曾有一丝污浊的雪莲。

大概这才是传说中真正的美、人出、浴。

唇红齿白,璃眸妖潋,不过只是站在那里,仿佛全世界所有的华丽光景都一瞬黯然失色。

……

玄之凰漫不经心的拨了拨额前撩落的一缕长发,灵动垂眸间,眸底一抹凌厉嗜血的邪光掠过。

“这是来送死了?”玄之凰妖娆一笑,再抬眸,直直的看向不远处的客厅沙发。

北欧风的坐垫里。

男人依然是之前在娱乐城时候的一身装扮,黑色夹克外套配着休闲长裤,一身慵懒随性的靠坐在那里,两条修长的双腿交叠,一只手搭在膝盖上。

他抿着唇,脸上戴着的银色面具被深橘色的灯光染上了一丝暖意,敛着眼睑好像是在假寐。

闻言之际,他已经睁开了眼,一双仿佛笼聚了这夜色所有黑暗的深眸更是随意的看了过来。

直直的迎上她并不友好的眼神。

……

玄之凰已经抬脚走过来了,光着脚踩在黑白色的地毯上,就像是一只不羁的猫女王,跳跃旋转在最华丽的钢琴琴键上。

说不出的蛊惑,性/感。

“夜长公子,嗯?”玄之凰又妩媚一笑,明明笑得明艳无双,却偏偏从挑起的眉梢间蔓延出一片让人心寒胆颤的凉意来,甚至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没错儿,眼前的这位银阁阁主,就是不久之前她才刚刚打过交道的男人。

夜黎。

这个世界当真是有各种各样的刺激好玩的事情啊!

玄之凰侧靠在客厅吧台旁,又懒散的眯了眯眼,一瞬,整个周遭的空气都骤然冷却了些。

……

他冷峻的剑眉微挑了一下,不知怎么的就笑了。

不是似笑非笑的那种,而是真的很明显的在笑,锈红色的薄唇都扬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流露出来一股很愉悦的……温柔。

他又一抬手,覆上脸颊,直接取下了戴着的银色面具,放在了一遍。

完美立体的五官明晃晃的露出来,一头墨色偏灰的碎发在灯影里泛着银色的光泽。

“什么时候发现是我的?”夜黎反问道,之前华丽的男中音又恢复成充满磁性的低音。

【 .】,精彩免费!

顶层,皇家套房。

奢华精致的落地窗大开着,忽然微凉的夜风拂吹,深金色欧式刺绣的窗帘一阵翻飞

天花板上烛台式的水晶灯没有点燃,只亮着周围一圈的圆筒灯,微暗的深橘色灯光将整个套房渲染得更加精致,颇具西西里岛特有的一种浪漫情调。

大理石的茶几上,倒了半杯的拉菲红酒还醒着,一束灯光斜斜的落下来,恰好在圆弧形的高脚杯杯壁上反射。

倏地,一覆暗影掠过。

……

浴室里。

玄之凰已经洗完澡了,“咔哒—”

浴室门打开了。

她光着脚,身上随意的裹着一件白色浴袍,里面穿着冰丝睡裙,浴袍在腰间略微松垮的系了个结。

一头如瀑般柔顺的长直发肆意的散落在后肩上,只吹了七八分干,乌黑光泽的色泽将她白皙的肌肤映衬得更加惊艳,像极了天山之巅未曾有一丝污浊的雪莲。

大概这才是传说中真正的美、人出、浴。

唇红齿白,璃眸妖潋,不过只是站在那里,仿佛全世界所有的华丽光景都一瞬黯然失色。

……

玄之凰漫不经心的拨了拨额前撩落的一缕长发,灵动垂眸间,眸底一抹凌厉嗜血的邪光掠过。

“这是来送死了?”玄之凰妖娆一笑,再抬眸,直直的看向不远处的客厅沙发。

北欧风的坐垫里。

男人依然是之前在娱乐城时候的一身装扮,黑色夹克外套配着休闲长裤,一身慵懒随性的靠坐在那里,两条修长的双腿交叠,一只手搭在膝盖上。

他抿着唇,脸上戴着的银色面具被深橘色的灯光染上了一丝暖意,敛着眼睑好像是在假寐。

闻言之际,他已经睁开了眼,一双仿佛笼聚了这夜色所有黑暗的深眸更是随意的看了过来。

直直的迎上她并不友好的眼神。

……

玄之凰已经抬脚走过来了,光着脚踩在黑白色的地毯上,就像是一只不羁的猫女王,跳跃旋转在最华丽的钢琴琴键上。

说不出的蛊惑,性/感。

“夜长公子,嗯?”玄之凰又妩媚一笑,明明笑得明艳无双,却偏偏从挑起的眉梢间蔓延出一片让人心寒胆颤的凉意来,甚至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没错儿,眼前的这位银阁阁主,就是不久之前她才刚刚打过交道的男人。

夜黎。

这个世界当真是有各种各样的刺激好玩的事情啊!

玄之凰侧靠在客厅吧台旁,又懒散的眯了眯眼,一瞬,整个周遭的空气都骤然冷却了些。

……

他冷峻的剑眉微挑了一下,不知怎么的就笑了。

不是似笑非笑的那种,而是真的很明显的在笑,锈红色的薄唇都扬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流露出来一股很愉悦的……温柔。

他又一抬手,覆上脸颊,直接取下了戴着的银色面具,放在了一遍。

完美立体的五官明晃晃的露出来,一头墨色偏灰的碎发在灯影里泛着银色的光泽。

“什么时候发现是我的?”夜黎反问道,之前华丽的男中音又恢复成充满磁性的低音。